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脱贫要算民气账(一线行走)

2020-08-01 20:41 浏览:

  脱贫是一笔经济账,要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,让群众腰包兴起来;脱贫更是一笔民气账,即便万难在前,也要敢于迎难而上,直抵人心

  

  当一辆黄色面包车沿着蜿蜒曲折的柏油路,穿过地道、越过钢桥,渐渐地开到村里时,很多人和我一样,照旧不敢相信,这个三面环高山、一面对深谷的“悬崖村”居然通路通车了。

  远眺穿梭在云雾中的村子客车,我又想起了没通路的日子。小时候村里没有小学,出村念书,要沿着陡峭的山坡下到谷底,再滑50多米的溜索度过水流湍急的西溪河,天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要四五个小时。村里人祖祖辈辈糊口在这里,采购物资只能靠人背马驮。

  一条路阻断了村里人出山的脚步,也困住了各人脱贫的步骤。2017年,我回乡接受村支书时,全村65户253人,一泰半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。风光宜人,但旅客进不来;能成长特色种植,可农产物运不出去。修路成了阿布洛哈村民们的盼愿。

  但村里人也大白,为200多人在悬崖绝壁上修一条通村公路,经济上并不划算。且不说本钱高、淹灭大,单是大山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

  直到去年6月,呆板轰鸣声又带来但愿。凭据交通运输部和四川省“脱贫攻坚、交通先行”打算,2019年底所有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都要通硬化路。可开工建树后,迎面而来的坚苦让所有人都倍感压力。

  山高谷深,地质布局巨大,通村阶梯只能单向掘进。一条筹划3.8公里的路修了4个多月,却停在了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原打算的地道施工方案因为岩石布局而被迫调解,工期耽搁好像无可制止。

  为让乡亲们如期用上出山通道,当局和施工方抉择一边调集大型机器攻坚克难,一边建筑一条永临团结的峡谷缆车。那些天里,村里热闹极了,很多人不敢想,平生第一次见到直升机,竟是用它来运修路机器。很多人也没想到,溜索过江成为汗青,如今可以站在轿厢里,穿行峡谷。

  去年12月31日,赶在新年光降之前,“峡谷摆渡车”投运。在响亮的鞭炮声中,在久久回荡的彝族歌声中,阿布洛哈村迎来了但愿之路。

  接下来的半年里,施工队买通了地道、架起了钢桥,4米多宽的沥青路修到了家门口。120亩芒果、50亩脐橙、30亩魔芋去年已经种下,民宿、农家乐已在建树……路通了,好日子也越来越近。

  一条小路托起了阿布洛哈的脱贫梦,也印证了小康路上不落一村一户一人。脱贫是一笔经济账,需要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,让群众腰包兴起来;脱贫更是一笔民气账,即便万难在前,也要敢于迎难而上,直抵人心。

  (作者为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乌依乡阿布洛哈村党支部书记,本报记者王永战采访整理)

  栏目投稿邮箱:yxxz8494@163.com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7月27日 11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